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论坛三级页面顶部通栏

主题: 目送-陈朝乾原创

  • 凤飞九天
楼主回复
头像装饰卡
  • 阅读:14514
  • 回复:0
  • 发表于:2019/9/29 11:50:53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旬阳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目送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龙应台《目送》

  母与子
  “你们几个一起走快点,别到学校迟到了,放学按时回家,不允许到处跑。”早上六点半左右,不满六岁的我和邻居小伙伴一起往村小学走,这是我上学的第一天,母亲送我出门时叮嘱我,站在屋前道场边看着我走远直到路的拐弯我们快看不到处,她不忘大声喊“放学就回来,别到处跑,听到没?”我高声回到“知道了”。
  这一走就是四年,习惯了出门前母亲的叮咛,开始我会回答,后来我不吱声也不回头的就走了。这四年里我算是听话,学习也不差,就是身体不好,一到冬天,晚上睡觉一躺下就咳嗽,走路也会喘不过气,母亲大多时候把我抱在怀里让我入睡,早上会背着我送我走一半的上学路程,然后她回家干活,我自己到学校,因学校和家在两对坡,我每爬到半坡歇脚时,会向对坡望去,母亲这时也在爬坡回家,看我歇下,她会喊我快走不然迟到了,我想她一定边走边看着我,目送我到学校。 
  五年级我到了乡里的中心小学,学校离家十来里路,我每周天晚上去学校,周五下午回家,其他时间我住在学校里。每次走时我的挎包里装满母亲给备的干粮和菜,临走时母亲依旧不忘叮嘱“好好学习,放学就早点回家。”然后站在门口目送我走远直到路的拐角,我会在快看不到她的时候回头看一眼,然后大步向前往学校赶。这一走就是五年直至初中毕业,我的伙伴也从十来个变为两三个……
  高中,大学我越走离家越远,母亲也越来越年长,直到现在我工作十年,她也已年近六十,我不再喜欢她的唠叨,也不愿回答她的叮咛,不过只要我们在一起,只要我出去,她都会问“什么时候回来?没事就早点回来。”我偶尔会答声好,大多时我会关上门快速离开,她会在阳台看我走远。
  2015年我结婚成家,结婚前的四五年我和母亲每每相聚最后都因她的逼婚和唠叨导致我们大吵一架不欢而散,我变得越来越不想和她交流,变得越来越听不进去她的唠叨,婚后第二年我的女儿出生,母亲帮我带孩子,因习惯和观念我们屡屡争执,直到我娃要上幼儿园,母亲无奈的离开了。
  我想所谓母子一场,不过是在目送我一次次离开时,她看着我慢慢长大直到成家,最后我成为别人的父母,我离她越来越远,她在这个过程中感悟到——-留不住,不必留。

  父与子
  在我记忆中一直抹不去的是童年父亲和母亲经常吵架甚至打架留下的阴影,我和姐姐经常在夜里哭喊邻居帮忙,或者用幼小身躯去阻隔父亲;我一直忘不了他们吵架后把上小学四年级姐姐的书剁烂的情形,即使他那时对我真的很好,我在乡里上五年级时,冬季凌晨他在火车站卖完猪肉回来到我宿舍窗外喊我给我递来一块钱;初中时我因叛逆学习下滑未考上高中,我想出去打工,他狠狠批评我让我复读继续学业;高中时我因病发烧在宿舍睡了两天,第三天他得知后来学校把我背去打针,那时我个头已比他高,趴在他背上,感觉他腿在发抖,从宿舍到镇医院近三里路,他坚持没歇脚。
大学、工作、结婚,他越来越老,我们见面愈来愈少,我变得越来越独立,他在一次次见面后的转身中变得越来越苍老。
  大学时他来学校看我,我带他转校园,结束一起吃了个便饭,面对偌大的校园,气派的建筑,曾经那个挺直脊梁的父亲显得有些怯懦,连说话都显得谨小慎微,没了父亲的严厉,笑容让脸上皱纹在眼角堆满,我想他是欣慰的,他用自己的半生换来自己儿子的未来。吃过饭他要回工地继续上班,我送他到学校门口,他让我回去上课别耽误学习,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脚步不再那么有力,身板不在那么挺直,原本就不高的身材最后变为越来越小模糊的一团。
  我要结婚了,他比我都开心,忙里忙外,张罗买东西,布置房间,最后还在别人怂恿下买了个三米多长的气球柱,其实房子都无处放置,母亲也责怪他不懂。我想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扛着那么大一个彩色气球柱走在县城街道该有多扎眼,要承受多少目光,让他可以不顾及这一切的该是对自己儿子的爱。婚礼结束他要出西安做工,我开车送他去火车站,看着他背着大包混在人群走远,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我们之间言语沟通很少,他为我做的很多,我向他索取了很多……
我想所谓父子一场,不过是看我慢慢长大变得独立,有了自己的家,他开始放手过自己的生活,他越来越老,越来越沉默不语,最后消失在我的世界里。他在这个过程中感悟到——-不用留,不必留。

  父与女
  晚上十一点,幼儿园门口已站了近三十位家长,我是其中一员,大家都是一个目的,为自己的孩子报名,第二天上午九点我顺利地完成报名手续,此时已是头昏脑涨,回家她迎过来“妈妈、妈妈,爸爸回来啦!”我抱起她一起坐在沙发上,用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头说“就要上学了,要听老师话”。她说“知道了爸爸”,然后从我怀中挣脱,自己跑着玩去了,望着她的背影,心中有太多感慨……
  三年前我第一次见到她,她安静的躺在包毯中,脸红红的,对我的注视她不屑一顾,我不知怎样去表达激动喜悦的心,就感觉泪水不停外涌。夜里她偶尔哇哇大哭,急的我手足无措,白天我抱着她她会偶尔睁眼看我一下,然后不屑的继续在我怀里安睡。六个月他会发声说“爸爸”,虽不清晰但我听得真切,对于她的成长我亏欠有太多,大多时是妻子和母亲带着她。不过只要我回家,我带她玩时,他都会赖在我的怀里,让我抱她,母亲曾抱怨我带她几天她就不愿走路,我知道是我的溺爱惯坏了她,可短暂的相聚相处我没法拒绝她的要求。每次离家上班她会在阳台喊“爸爸,早点回来哦!”这时我总声音哽咽难以回答,也不敢回头。
  转眼就是三年,今天她即将开始不在父母的全程关注下成长,昨晚我将她的姓名牌缝制在她的左袖上,以便老师叫她认识她。这是她学会离我越来越远的第一步,慢慢他不在让我抱她,不再说“早点回来”,甚至不再和我多说什么?找我就是要钱或者给我惹了麻烦让我处理,可我不在意,我只愿她开心的长大就好。
  我想所谓父女一场,不过是在陪她长大中我找到人生的另一种意义,她会在我送她的一次次中转身中长大,最后我的目送变为期盼,她用背影告诉我——-不必追。(文/陈朝乾  图/网络配图)
关注同城热点 获取最新资讯 点击查看更多本地热点话题
挖掘太极城精彩,打造旬阳人品牌!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