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论坛三级页面顶部通栏

主题: 李梦彪的一封亲笔信【潘全耀原创】

  • 凤飞九天
楼主回复
头像装饰卡
  • 阅读:30887
  • 回复:0
  • 发表于:2019/9/4 16:24:56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旬阳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李梦彪的一封亲笔信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作者:潘全耀)李梦彪在台湾的信件真迹怎么会流传到大陆?信件中透露了哪些在当时是绝对的军事机密?
  李梦彪的后人今何在?他们又是怎样评价李梦彪的?
  要弄清这几个疑问,得听我从头道来。
  为李定安念信
  2019年9月3日早,经过多方打听,我在旬阳老城炮台路3号找到了李梦彪的重孙李定安,当我提起李梦彪的名字时,李定安的脸上露出了幸福自豪的笑容。这时,我打开手机相册,翻出李梦彪信件的真迹照片,当“李梦彪手启”几个字出现在他的眼前时,李定安惊叹地睁大了眼睛,他说,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我太(曾祖父)写的字,他陷入了短暂的沉思,接着,他让我读信的内容,他坐在沙发上认真地听: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超忠如晤,来信阅悉,去年十一月三十日,我由重庆到成都,曾见尔舅,十二月初五日,即飞海南岛,本年一月十二日到此......”
  “三十七年(1948)六月,我到南京,曾托华向斗到方山青年军二0六师部队,打听袁长林的下落,我知道我县很有好几个青年和尔兄弟都在此师,因为不知道名字,故此只打听袁长林,以为长林有了下落,就可以知道其他的人,后来听说长林被俘。七月底间,我到两湖行署接事去了,不及再打听别人......”
  “此子随我出省,已有两年,始而一字不识,后来认得字,也能写了,我甚喜伊,待遇与我的孙子一样,不料得此结果。” 
  “我今年七十二了,另无他想......家乡的事,暂且不必问,问亦是枉然......”
  听到这里,李定安的眼圈红了。
  信中写了些啥?
  此信全文549字,虽不算长,但包含的信息量还是不少:

  首先,这封信是李梦彪过台湾后,于1950年6 月30日,在台北住地给吉超忠的亲笔回信。吉超忠也是从大陆来台湾的旬阳人,当时住在高雄新埤,吉超忠向李梦彪去信打听他兄弟的下落,李遂向吉复信。信皮是这样写的:收信地址:高雄新埤国校焕咸部。收信人:陕西洵阳人吉超忠先生启。寄信人地址:台北市博爱路二0二巷五号,即李梦彪住址。信封是用监察院的信封,落款是“监察院李缄”。
  其次,信中揭开了七十年来笼罩在人们心中的一团迷雾,即李梦彪是由何时何地逃往台湾的?有的文史资料上说,李梦彪当时是从重庆飞抵台湾的,其实不是,信中说先由重庆到成都,由成都飞海南岛,由海南岛飞台湾,列出了具体的时间地点,非常精准,信中的“去年”就是1949年,“本年”即1950年,“到此”即台北市。
  另外,信中所写“接事去了”,即任两湖监察使署主任。 “此子”就是袁长林,“得此结果”是指被俘。袁长林是谁,不得而知,只知他是在李梦彪身边工作过的一位青年。文中还有很多疑问,“接字六一信”字六是谁?复信对象吉超忠是谁?他与李梦彪是啥关系?唯一从信中可知的是,李梦彪、 字六、吉超忠三人都认识。
  据县人大原副主任陈守业认为,信中所提“接字六一信”的字六,即张丹屏的儿子,是早期地下党员,这封信保存在其妹的手中,这里面应当还有故事。
  一张珍贵的照片
  李定安说,上世纪八十年代,台胞龚济洲回乡探亲,为我家带回了我太李梦彪在台湾照的一张照片和一本书,照片上的他已年过古稀,白须飘飘,十分威风,在此之前,我从来没看见过他的照片。带回来的书是,由于佑任主持编辑我太的遗稿,书名叫《劫后剩稿》,此书在旬阳中学的校史馆珍藏有一本。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龚济洲先生从台湾带回送李家的李梦彪照片
  笔者问:李梦彪在你的心中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李定安说,我父亲李仕吉、叔父李仕愈活在的时候,经常告诫我们姊妹几个,要老实做人,要像你的太李梦彪一样,你太曾说过,他一生没有做过对不起家乡的坏事。这句话我一直记在心里。
  接着,李定安从相册里取出唯一一张李梦彪的照片,让我拍摄,他说,这张照片和那封亲笔信,你可以写一篇好文章,我说你水平不低啊,李定安大笑起来。
  现年60岁的李定安,在孩子们还很小的时候就与妻子离了婚,妻子带着女儿远嫁他乡,留下儿子与他相依为命,如今,儿子已经36岁还是单身,常年在西安的一家酒店打工,李定安住在他父亲李仕吉生前盖的一座二层水泥平房里,每月靠400块钱的低保度日,日子过得比较辛苦,但他仍然比较乐观,总是将笑挂在脸上,他的房头上长了几株野枣,虽然贫瘠,但果实繁茂, 我走的时候,李定安送我一小袋野枣,我吃一个很甜,回望李定安,他正甜甜地笑......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李定安早年的全家福
  信件真迹从何来?
  完成了《平民家中的李梦彪赠物》后,我的心里有一种强烈的愿望,我想了解更多的关于李梦彪的东西,比如,李梦彪过台湾时带家室后代没有?李梦彪的后人今何在?他们过得怎么样?从他们的口中能不能再挖些有价值的史料?这几个疑问折腾的我彻夜难眠,实在憋不住了,我便向我的堂弟、旬阳中学老师潘全军倾诉,他也酷爱文史,《平民家中的李梦彪赠物》的线索就是他向我提供的,我说我想采写一篇《李梦彪的后代今何在?》却无从下手,潘全军说在旬阳中学李梦彪铜像落成典礼上还邀请了李梦彪的后人,一时想不起来是谁。在聊天的过程中,潘全军突然想起他存有一封李梦彪的信件电子版,如果对我写这篇文章有所帮助,他愿发给我看。过一会,他给我发来了完整的电子版,我非常震撼,反复读几遍,还意犹未尽,这是多么珍贵的文史资料!有了李梦彪的亲笔信件,我改变了事前只采写李梦彪后人的想法,我决定将两件事揉在一起写,我要将更多不为读者所知的文史美篇呈现在读者面前。我提出这样的想法后,潘全军也非常高兴,希望我如实负责地把这篇文章写好,我俩一拍即合,于是便有了这篇文章。
  那么,潘全军手头的电子版又是从哪里来的?
  据潘全军介绍,这封信的原件由张丹屏的孙女收藏,此人是陕西的一位画家,家居西安,不知道她是怎么从台湾得到这封信的。原陕西省肿瘤医院副院长许延世与这位女画家是旬阳老乡,由此得到了信件的电子版。许延世出生在中医世家,是旬阳县城炮台许家院子人,他虽然人在西安,却始终关心着家乡的建设和发展,他与旬阳县政协原提案委主任李振兴是姑老表,二人经常聊到旬阳的历史,非常投缘,在这样的机缘中,许延世将张丹屏孙女收藏的李梦彪书信电子版传给了李振兴。潘全军和李振兴是亲戚关系,且交情深厚,经过李的同意后,便将电子版从2016年珍藏至今,潘全军对这份信件,更是呵护有佳,深藏不露,从不示人。听说我要采访李梦彪的后代,便毫不犹豫地把电子版奉献出来,他的精神境界令我感动,也是我要写这篇文章的动力。
  2018年9月3日晚

  附:李梦彪简介
  李梦彪,(1879——1952)字啸风,幼名进军,外号李胡子,祖居旬阳县赵家湾,后移居县城。祖母游氏,慈孝为本,喜好接济贫困,会署曾赠予“慈孝贞敏”匾额,活到八十而寿终。其父李树森,光绪十一年(1885)拔贡,光绪十五年(1889)已丑科举人,门悬“文魁”匾额。
  李梦彪兄弟三人,他为长,因自幼聪颖,过目成诵,援笔成文,人称小神童,故以府学生员入陕西高等学堂读书。后因其父去世,辍学回乡。
  光绪二十八年(1902)旬阳知县刘德全主持续修《洵阳县志》,聘李梦彪为记录。
  光绪三十四年(1908)李梦彪准备东渡日本,同乡王扶九规劝梦彪不要把学问看得太重,好男儿应当西去寻求革命,啸风觉得很有道理,于是毅然调头西去新疆边陲,两年后的1912年1 月7 日,响应武昌起义,在伊犁领导和发动了起义。
  1915年袁世凯宣布恢复帝制,1916年初,李梦彪加入护国军讨袁,回陕西与陕北镇守使陈树藩商量,起兵响应西南护国军,3月郭坚率护国军由渭北南下进攻西安,梦彪参与指挥,一举攻取三原县城后进驻咸阳,5 月9日,陈树藩自称护国军总司令,陕西宣告独立,李梦彪被任命为第一游击队参谋长,6 月9 日,陈宣布取消独立,投靠北洋政府黎元洪,就任陕西督军,8 月,北洋军政府逼迫恢复国会,李梦彪当选为国会候补委员,经陈树藩与省长李根源(印泉)“联衔力保”,李梦彪被任命为陕西省政府政务厅厅长,不久,陈树藩独揽军政大权一身,以武力逼走李根源,由李梦彪代理省长。
  1921年7月,北洋政府免去陈树藩督军职务,并向陕西进军,陈败走汉中、四川,1922年初,陈树藩脱离军队到上海做寓公,李梦彪失去靠山弃职而逃,逃至宁夏一朋友家年余,他坚持留下胡子不刮,“李胡子”的绰号由此而得名。后来他几经沉浮,先后任四川讨逆军参赞,河南省督办公署顾问,陕西省政府顾问,南郑中学及女子师范教员等职。在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几乎是过着流浪漂泊的生活。
  1939年7月,陕西省临时参议会成立,李梦彪当选为候补议员。
  1940年,洵阳县志馆成立,李梦彪被推为馆长兼总纂,虽因经费拮据而中辍,然而旬阳县建国之前的十六个乡则是依他所作“洵汉澄清,文武钟秀,四维弘大,民风淳厚”的县志题头而命名的,组成“洵安、汉润、澄明、清和、文治、武靖、钟美、秀俊、四行、维新、弘道、大同、民乐、风雅、醇笃、厚生”等十六个乡名。其名称一直延用到1949年8 月。
  1942年,陕南安康城连遭日军轰炸,给旬阳县到安康读书的学生带来困难,李梦彪发动地方各界人士筹资兴办旬阳中学,校舍建成后,又亲自奔走,为学校选聘教师,秋天开学,首次招生八十名,1943年秋又招100名,李担任名誉校长兼教员,他为旬阳教育事业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1944年6月李梦彪当选为陕西省参议会议员,1946年1 月当选为陕西省参议会副议长。
  1947年12月,李梦彪同于佑任等五人一道,被选为国民党中央监察院监察委员,当选后,按照章程辞去陕西省参议会参议员、副议长之职,旋升调监察院”两湖“(湖南、湖北)监察使署主任,驻武汉。
  1949 年8 月,国民党湖南省主席程潜起义后,李梦彪在武汉难以立足,又调任监察院山(西)陕(西)甘(肃)监察使署主任,尚未到任,西北已告解放,1949年9 月,由重庆逃往台湾,于1952年8 月10 日在台北病逝,终年73岁。
  李梦彪一生写出大量诗歌、散文和国史读本,“不下十余卷”,可惜在民国三十七年夏(1948)焚于兵火,“百不存一”,所存下的作品大都是他参加省参议会和到国民党中央监察院以后的作品。李梦彪病逝后,由于佑任先生主持编辑成书定名为《劫余剩稿》,于1953年7月在台湾出版发行,字数约十一万,其中卷一收录诗歌118首,卷二收录文稿23篇,卷三收录弹章监稿9篇,卷四收录书牍43篇。
  李梦彪诗歌欣赏:

  《有鸟》
有鸟有鸟碧翠羽,飞呜枝枝声何苦。
古今相传言云是,痴男怨女魂所聚。
我闻此语长叹息,殷殷向鸟重致辞。
鸟也不必怨,鸟也不必悲。
化鸟犹得双栖上,终胜人间生别离。

  《婴儿哭》
月圆十八度,不得省庭闱。
关山几千里,空有梦追随。
哑哑慈鸟鸣,使我心如底。
滔滔汉江水,昼夜奔如斯。
惘惘游子根,绵绵日以滋。

  《将去洵阳赠王翼庭》
栖栖与子逐风尘,四十年中聚散频。
何似老来同落寞,归家俱似未归人。

  《归家》
四十年前去故乡,无才何事为人忙。
枉抛当日一腔血,赢得今朝两鬓霜。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作者近照
  潘全耀: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政协安康市文史研究员。出版有散文集《悠悠兰草花》《此岸彼岸》,著有中篇小说《不爱》、《尿茶》、《认爹》,长篇小说《沸腾的山乡》。文史类作品:《美援华战斗机坠毁旬阳始末》在《各界》发表,《一双泥巴手与总理握手》《洵阳大学并非传说》《洵水绘成太极图墓联出土及其始末》《独孤信印与旬阳的千古奇缘》《千古之谜蜀王冢》《罗洪先在灵崖寺的传说》先后被收录《旬阳文史》,《探秘黄家庄》《寻访中国小英雄何香姣》《旬阳黑山战斗的故事》《张家大院的那段红色历史》《独孤信印为什么会在旬阳出土》《旬阳两次解放的故事》《平民家中的李梦彪赠物》等,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映。
关注同城热点 获取最新资讯 点击查看更多本地热点话题
挖掘太极城精彩,打造旬阳人品牌!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