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论坛三级页面顶部通栏

主题: 【红色特刊】征文:黑山战役中的共军与国军

  • 凤飞九天
楼主回复
头像装饰卡
  • 阅读:119736
  • 回复:0
  • 发表于:2019/5/25 14:04:32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旬阳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黑山战役中的共军与国军
        回忆人:鲁延安(86岁)采访人:鲁延河
        据90版《旬阳县志》载:1948年4月2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纵队十二旅旅长刘金轩、政委李耀奉命率领所属三十四团、三十五团、上关独立团等由白河西进,兵分两路,一路沿汉江,一路从双河西岔翻阳山进军旬阳并发起黑山战役。这也是旬阳的第一次解放,将国民党陕保八团围于旬阳县城西北的黑山,经数小时激战,击溃两个营,俘敌379人。
  问:延安兄,旬阳第一次解放时的黑山战斗你多大了?知道多少?旬阳县县革命老区促进会和旬阳县太极城文化研究会决定把今年作为“红色文化年”,要把旬阳籍的老红军、抗战老兵以及解放战争中涌现的英雄人物和他们英雄事迹整理出来,出一部特刊向建       国七十周年献礼!所以想请您回忆一下当年解放军与国民党保八团在黑山战斗中的情景。
鲁延安:我是1933年1月出生的,旬阳第一次解放时不过十三四岁,当时国民党的反动宣传说:“共产党的游击队是红匪,到处杀人放火、共产共妻,坏得很!现在马上要来攻打县城,所有军民人等,特别是曾在国军当过兵或为党国出过力的军政人员都是共匪首要打击的对象。所以,你们都要坚壁清野、破坏水源,把粮食、财物贡献给国军,我们好保护你们,违者一律格杀勿论!”
  当时,我们菜湾鲁家算是大户人家,种菜、种粮、兼做小生意,日子勉强能过:父辈又有两人被拉了壮丁曾在国民党部队干过事,当时听到国民党的反动宣传,十分害怕,大人们立时决定将房门紧锁,家人全部分散到松木沟、黑山湾、白柳等地亲戚家躲避(当时叫跑反)。
  可是,当我亲身经历了旬阳解放和黑山战斗的全过程、亲自目睹了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和国民党保八团的一切所作所为,一黑一红,泾渭分明,使我深刻认识到国民党的残暴与黑暗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纪律严明,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真正为贫苦大众谋幸福、得解放的人民军队!
  因为,就在旬阳解放前夕,国民党反动派就在灵岩寺残酷的杀害了中共地下党旬阳支部宣传委员李兆众,在神河七里砭枪杀了我们旬阳鲁氏家族的革命志士鲁安一、在神河平安秘密逮捕杀害了革命烈士鲁世鑫等一大批革命志士。也就在旬阳第一次解放前几个月,国民党陕保八团探得中国人民解放军即将攻打旬阳县城,匆忙强征数千民工帮助他们在县城以北的黑山上修筑工事挖战壕;一时之间,郭家湾以上包括黑山湾在内方圆十公里之内的所有民众都遭了秧,他们抢粮、拉牛宰羊、拆房破门,甚至连一些老人的棺材板也拿去做了工事。有一天我在郭家湾脑放牛,只见保八团那些负责监督民工挖战壕的兵痞们犹如凶煞恶魔,个个歪戴着军帽、手拿皮鞭细棍、口叼香烟,稍见不顺眼的便张口就骂、撑手就打。那天,天下起了小雨,那些兵痞们纷纷到附近农家强拿雨伞、草帽,有的实在抢不到雨具,就把人家的簸箕拿来顶在头上。当时就有一个兵痞看见我戴着一顶油纸雨帽,就不由分说,一把抢了过去,还要将我放的牛拉去给他们驮石头木料,我年龄小犟不过急的大哭,幸好有头大腱牛见状不好,瞪着圆眼、一头将那个兵痞顶了个仰板朝天,然后撒着欢子带着三头小牛逃向山下,而我也乘机撂下那个兵痞溜进柴扒跑回了家,直气的他干瞪眼没办法!
  1948年4月份,具体日子我记不清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大部队兵分两路:一部沿着汉江、一部从南阳山翻了过来,满山遍野、铺天盖地直扑旬阳县城,然后将陕保八团紧紧围困在黑山岭上。那天,我们躲在白柳对面的火神寨上,远远看到黑山岭上枪炮齐鸣、炮火连天,不过数小时便把保八团打的丢盔卸甲、狼狈逃窜,事后听说打死了数百人,还俘虏了三四百人,而解放军只伤亡了不到一百人。
  黑山战斗结束后的第二天,我们大人对我说;“你年纪小,人家不会注意你,你回去看看家里是否安全然后回来给我们报个信!”于是,我就悄悄跑回去看个究竟。当时,我家的老房就在现在的菜湾华声大厦对面;等我摸进老房院子一看,天哪,只见整个院子都住满了穿着黄军装、戴着红色五角星的军帽、红领章、腰扎武装带、身背步枪、个个英姿勃勃的解放军,房间里打满了地铺,铺盖叠的四四方方跟豆腐块一样,而院里院外、房内房外都打扫的干干净净。他们见到我后,个个和蔼可亲,完全不是国民党反动派宣传的那种青面獠牙、满头红发的样子。其中有一位挎盒子枪,大家都尊称张连长的十分亲切地拍着我的肩膀说:“小鬼,你是本家小主人吧? 不要害怕,我们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也就是过去的红军,听说你们祖上任过旬阳二十四铺总乡约、乐善好施、德高望重,你们人不在家,我们临时征用了你们的住房会给你们留下租房钱,这样吧,你肯定没有吃饭,有些事,饭后再说……”说着就让勤务员给我拿来两个白面馍和一碗猪肉炖粉条让我吃。等我吃完饭后,张连长就对我说:“小鬼,吃饱没有?”我点了点头。
  接着他又说:“小鬼,我们想用你家的牛帮我们磨点面,你看行吗?”我说:“行!”张连长十分高兴,忙给了我一沓纸币,见我不要就从上衣口袋取下一支钢笔说:“小鬼,谢谢你,你不要钱,那么就送给一支洋笔,以后好好学习,全国解放了,肯定用得上。另外,请你去把你们家人叫回来,我们好给你们付房租……”
  听了张连长的一番话,使我感慨万千, 终生受用;国民党军队的所作所为与共产党的队伍真正有作天壤之别!
  后来我加入了儿童团、共青团、入了党,1953年参加工作后,先后在吕河、张河、神河、小河区任区委付书记、书记,还荣任过数届县人民代表和党代表,1993年才从县林特局局长位上退休。
  “红军精神”始终鞭策着我为党工作四十余年,“勤勤恳恳做事,清清白白做人”就是我的座右铭。张连长赠给我的笔我随身携带了几十年,张连长的一番话让我终生受用,当年解放军的所作所为让我永远铭记,“红军精神,永放光芒!”

  采访时间;2019年2月20日
  参考书目;90版《旬阳县志》,《旬阳解放》
  旬阳县档案史志局、旬阳县老区建设促进会《红色旬阳》
关注同城热点 获取最新资讯 点击查看更多本地热点话题
挖掘太极城精彩,打造旬阳人品牌!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