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论坛三级页面顶部通栏

主题: 红色特刊征文:会造火药的老兵

  • 凤飞九天
楼主回复
头像装饰卡
  • 阅读:35448
  • 回复:0
  • 发表于:2019/4/13 14:10:56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旬阳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红色特刊征文:会造火药的老兵

  (文/程根子)

       我的父亲程盛第,住旬阳县吕河镇李家沟村四组人,1920年12月4日出生,1948年在县保安团入伍,1949年11月25日起义,1951年9月回国,接着就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在部队入党,1955年5月退伍回乡,担任大队村长十数年,处处为百姓办事,德高望重,1990年5月21 日去世,在乡里享有极高的威望。



  父亲一生诚实守信,默默做事,从不爱张扬,再苦再累也从不向别人说,大家都说他是个实在人。父亲他们弟兄六人,人丁兴旺,其中三人都被国民党抓去当壮丁,父亲老实,只有初小文化程度,7岁就跟着爷爷学种地,农闲时又跟爷爷学会了做篾活、造火药、医学等,在一个炎热的夏季,父亲刚从地里干活回来,澡没洗,饭未吃,刚端了一把椅子在院子里休息,不料,猛然从外面窜进来几个人,带头的那个人叫许连杰,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抓大爹和二爹走,父亲上前问清原由,可许连杰恶狠狠地说:“你们弟兄五六个,不抓你们当壮丁,留着干啥?你们家不去人能行吗?看样子你是有点不服气,来人,连他一块抓走。”



  父亲和大爹二爹就这样被抓走的。大爹二爹人聪明精灵,半年后,大爹偷跑回家,一年后,二爹也偷跑回家了,而父亲人实在,不知道偷跑,一直在部队里干上了。父亲说,那年月抓去当壮丁,是十分辛苦的,国民党根本把人就不当人,干的牛马活,吃的残菜剩饭,晚上合衣倒在麦草上休息,。起初把他们三人和另外两个兵用麻绳索在一起,拉到老城城隍庙,住了半个月,每天只给两顿饭,早上一碗包谷糊糊,中午一个黑面馍,渴了就喝几口凉水,晚上任你再饥饿也没有一口吃的。直到第16天后,等人凑齐就把他们分给国民党,父亲被编入国民党十六军四十六师1398团,不知团长的实名,大家都叫他王麻子,俗话说:秃子怪,麻子叼,一个麻子九个怪。这话一点不假,这个王麻子仗着自己手中的权势,对待士兵叼蛮横恶,毫无人性。有一次叫一位士兵为他煽凉,这个人耳咙,没听清,他便叫手下用绳子挷起来,掉在树上,叫两个兵用带刺的棍子打,直打的昏死过去,才放下来,人趟在地上不能动了,王麻子走上去解了裤子,对准那个人的头部就洒尿。这时,父亲看不下去了,上前劝王麻子说,不要这样欺负人,他是个人又不是畜牲。因而激怒了王麻子,王麻子上去就给父亲两耳光。穷凶急恶地说“你反了,你算老几,还敢在我面前说五讲六,我让你试试看”。又转向手下人说:“快拉到河坝去,给我活埋了。”就在这时,队伍中一个平时与父亲要好的士兵跑上去给王麻子跪下求情说:“王长官,饶了他吧!这个人会造火药。”这时,王麻子眉开眼笑地说:“这小子还会这手艺,留着以后有用场”。父亲这才免遭一死。



  自从被抓进去两个月来,一直穿着被抓时的那一身衣服。一个漆黑的夜晚,士兵们刚刚睡下,一个保队副把口哨吹得很紧,叫大家都起来集合,然后,一个人给发一套军装,吹口哨的那个人指手划脚,狐假虎威地地吼道:“刚刚接到上级命令,部队马上出发,大家要规矩点,谁要是不老实,枪子可不认人的”。之后部队连夜出发,只说是进省城,谁也不知道往那里去,那时候没有车,全靠步行,只有王麻子骑着马,父亲他们整天步行,渴了饮河水,饿了吃干粮,干粮少就吃野菜,困了原地连衣倒地休息。最后大家的脚都磨破了,但还要继续走,一位士兵实在走不动了,墩在地上哭着护脚痛,保队副报告了王麻子,王麻子怒气横生,掏出手枪,一枪把那个士兵打死了。这一下,士兵们都惧怕起来,因为,只要你稍不注意,小命就没了。这一日部队连走了一天一夜,人困马乏,可能王麻子也累了,命令部队原地休息。一小时后,集合点名时,发现神河的兵少了一个壮丁,便立即派两名副手亲自去寻找,那个兵叫刘成良,腿上有伤,根本跳不远,20分钟后,就被抓了回来,王麻子上去就是几个耳光。说:“想跑,没那么容易,今后,我叫你永远也跑不了。”然么,示意手下立即把刘成良拉到河弯背处,推倒一个大坑里活埋了。经过这件事之后,父亲和所有的人完全打消了逃跑的念头。



  国民党部队从来把兵没当人看过,毫无人性,说打就打,说骂就骂,说不让吃饭,你一天也见不到五谷,对所抓来的壮丁太恨太毒,在从安康到汉中的路上,父亲说只要有机会,每个兵还是想要逃跑,坚决不想在那里活受罪。有一天,经过一个叫鬼谷岭的地方,这里山形峻峭,峰恋叠嶂,森林茂密,给人一种阴森感,可王麻子要在这里安营休息。大家刚坐定,从不同的三个方位涌出三队人马,这些人好象从天而降,一齐向父亲他们杀将过来。原来这帮土匪是为抢粮而来的,仗着对地势的熟悉,直解把部队杀的一败涂地,王麻子下令,先把残兵败将扯到后岭驻军,和土匪相持两天两夜,没有弹药了,这时,王麻子就想起了父亲,命令父亲马上制造火药,自制土炮,终于把这帮土匪打退。部队从新开始行军,接下来的日子里,王麻子看父亲有了笑脸,对父亲一起的几个人管得稍松了些。一天深夜,父亲和其他两个人借解手时,向相反方向跑了,不到一个钟头,又被抓了回来,正要被活埋时,王麻子却叫停下来,说,现在的壮丁不好抓,留着他们有用,尤其那个会造火药的叫什么程盛第的人,不能打,更不能叫死,以后我们还要用他。零辰时分,王麻子睡的正香,父亲一行三人还是跑了,下午在潼关遇上了解放军,解放军部队的同志热情地接待了父亲等三人,从此正式加入了共产党部队,并把他们收编在红军二十五军,军长程子华对父亲三人一直关爱有加,在各方面都给予了无畏不止的关怀。之后,通过一段时间训练,又参加了几次剿匪,刚平息下来,1951年8月份,朝鲜战争爆发了,父亲所在的部队接到上级命令连夜调到东北东庄河县15军45师,第三天就开往朝鲜战场,在朝鲜父亲一直负责造火药,土方制造土炮,曾三次受到奖励,荣立三等功一次,发有高级纪念章一枚,纪念章正面有“抗美援朝纪念章”字样,背面印着“1951年10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全国委员会”字样。



  父亲说,用他造的火药制成的土炮,威力无穷,在上甘岭战役中曾九次攻克不下,第十次就是用父亲亲手制造的土炮,终于摧毁了敌人的碉堡,拿下了阵地。战斗结束后,还给父亲颁发了特等奖。有一次父亲在造火药时,由于一位士兵把一星烟火不慎掉入药内,引起熊熊烈火,父亲被严重烧伤,三天后才清醒过来。人们经常能看到父亲身上留下来的一块块伤疤。

  1953年7月27日,美国被迫与中朝方面签订停战协订,父亲1954年9月回国,当时,国家最高军事机构向赴朝作战人员每人发了一枚和平纪念章,纪念章正面有一只和平鸽图,上面有小字“和平万岁”字样,背面有“抗美援朝留念,中国赴朝慰问团赠”。因父亲有火疮残疾,组织上为了照顾他,就送父亲回到了家乡。父亲从此就在家乡务农,一直担任原吕河公社兴隆大队村长一职,曾多次受到县级奖励,两次被推选出席县人民代表。

  父亲虽然己经去世十多年了,但他光辉的一生,将永远照亮我们子孙后代前进的方向。我们应该永远记住这位为了人间和平亊业做出过贡献的老兵。

       会造火药的老兵,我的父亲程盛第,永垂不朽!
         (原载2014年5月《重阳报》,2017年7月荣获北京青年正念正心国学写作研究所、大家传媒编辑部2017年"父亲节全国征文大赛优秀奖。)
挖掘太极城精彩,打造旬阳人品牌!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