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论坛三级页面顶部通栏

主题: 人性的探微和反思——简评冯雪的中篇小说《公主裙》

  • 凤飞九天
楼主回复
头像装饰卡
  • 阅读:107447
  • 回复:0
  • 发表于:2018/11/14 20:39:40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旬阳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人性的探微和反思
——简评冯雪的中篇小说《公主裙》

文/边村


  文学即人学,文学作品在很大程度上是通过对人性的观察来实现对社会的思考和生命的叩问。张爱玲说,“人性”是最有趣的书,一生一世看不完。因此,不断揭开人性的面纱是小说创作者必具的功力,也是小说创作对人性持续性挖掘的基本要求。青年女作家冯雪的中篇小说《公主裙》(先后在《汉江文艺》2017年第六期和《旬阳文艺》2018年第二期发表)以批判现实主义的风格,展现乡村世界的人物样态,从人性的探微中反思底层群体的命运走向,构筑作品内蕴,升华小说意旨。   

  公主裙其实就是膨胀的人性欲望的象征。小说从唐馨甘梦见自己变成白雪公主穿上漂亮的白纱裙开启,以渴望成为白雪公主进入生活画面,最终以理想破灭并在反省中寻找新的生活道路而收束。小说布局合理,人物群像和个性特征鲜明,呼之欲出。作者既写出了农民质朴的品性,也揭露了农民潜藏于骨子里狡黠和虚妄的文化劣根。


  小说上演了一个农民家庭生活的悲喜剧。主人公唐馨甘是一个善良清纯有梦想有追求的文化女青年,却受制于家庭成员的摆布,不但没有变成“公主”实现自己的人生梦想,反而在虚伪和欲望膨胀的家庭环境里落下漩涡,愈陷愈深。她到部队探访哥哥唐家柱,为了哥哥能得到部队首长的关照,她糊里糊涂答应哥哥嫁给比她年龄大得多的连长陈二虎,当发现陈二虎并不是他心目中的人时,就采取逃婚的办法摆脱了这场包办婚事。逃婚后,唐馨甘到城市酒店打工,但接着又有新的事件发生:唐家与邻居郑月喜打架斗殴,唐馨甘弟弟唐家辉失手打死郑月喜,唐家辉虽未成年,但由于是人命案,公安还会追究刑事责任的。面对这样的严重事态,唐家通过乡干部刘同志周旋公安局长将此事摆平,但这种交易所付出的代价是唐馨甘迫于无奈嫁给了刘同志的纨绔公子刘明。在外人看来,这是很风光的婚嫁,但唐馨甘压根儿鄙视刘明这样的混混,婚姻就因此暗藏着隐患。唐馨甘在无数次的家暴折磨中愤然离婚出走,彻底摆脱人性欲望的枷锁,走向寻找梦想和幸福的路途。

  王西风是这篇小说里值得深度关注的一个人物,可以说,唐馨甘以及家庭成员的命运遭际很大程度上反衬出王西风的人性悲剧。王西凤虽然不识字,但非常“精明”,她性情乖戾,狡黠刁钻,虚妄势利又争强好斗。作为唐馨甘的母亲,期望自己的子女成为人中龙凤本已无可厚非,但无限放大的人性缺点导致王西风在欲望的陷阱里自得其乐不能自拔,由此将理想和期望引向反面,甚至酿成祸患。她因为丈夫唐友善是乡长而对邻居颐指气使,又因为丈夫被解甲归田而产生心理落差,但又不愿认输而逞强好斗,谋求东山再起。而唐友善是一个典型的“妻管严”,在大是大非面前不能坚定自己的立场,任由妻子王西风摆布。因此,王西风实际就成了这个五口人家庭的统治者和操纵者,一切的家庭内部事务和外部关系皆由王西风拍板定案和打理。王西风的价值观和人生理想是出人头地,高高在上,但由于其自身文化教养缺失和个性的极端化,往往在现实生活中处处得手又处处碰壁。她一边攀权附贵,一边打压邻里百姓,既获得了虚荣的满足又为自己和家人种下了祸根。她把正在上高中的女儿唐馨甘包办嫁给部队连长,意在为服役的大儿子唐家柱铺平上升的道路,以实现儿子和女儿富贵“双赢”,岂不知这样做实际已毁灭了女儿的前途,而且无助于儿子的进步和发展;接着,为了摆平人命案,又将女儿唐馨甘包办嫁给乡政府干部刘同志的儿子,王西风这一做法似乎又一次实现了“双赢”,既为唐馨甘带来了“无限荣光”的婚姻,又使尚未成年的小儿子唐家辉免于刑事追究,但实际又将女儿唐馨甘推进生活的漩涡。其实,对于王西风来说,她最疼爱的子女是唐馨甘,也希望唐馨甘像公主一样风光,但实际她把唐馨甘当成攀附权贵的“敲门砖”。因此,唐馨甘不但没有实现自己的“公主梦”,反而在这个家庭受害最深,成为王西风人性欲望笼罩下的牺牲品。

  唐友善也是小说中的一个悲剧人物,他的悲剧命运缘于他的性格懦弱,不能自作主张,也缘于妻子王西风的“精明”和强悍。他因超生被革除乡长职务,成为一名农民,作为农民,他有朴实本分的一面,也有摆脱生存现状的理想抱负。他听任王西风的安排,参加村长竞选,经过王西风的暗地运作,如愿当上了村长。当上村长后,唐友善本想干一番事业,带领村民脱贫致富,改变村容村貌。但由于他耳根软,经不起“枕边风”,在王西风的怂恿下,从挪用救济款开始,胆子越来越大,发展到挪用退耕还林款和移民搬迁费高达百余万元,最终被警方带走审查。


  小说中另一个受害者是唐家辉。在王西风的唆使下,未成年人唐家辉打死邻居郑月喜,虽是失手,但必定构成刑事案件。唐家辉走上这一歧途是必然的,因为在这个家庭里,家风家教建设强势渗透着王西风的个人因素,家教的失败,导致了唐家辉前途命运的失败,唐家辉最后辍学出走,是他最好的归宿,在某种程度上,唐家辉是值得同情和惋惜的。

  作家从关注人性出发,以审慎的态度对人性主导的家庭伦理构建进行反思,既写出了人性个体化的一面,又揭示了社会大环境对个体人性的影响,从而完成对人性比较全面的观察。所以,小说中的王西风既有刁钻、自私和冷酷的一面,又有疼爱子女的慈母之心;唐友善既懦弱惧内,又胆大妄为。总的来说,小说对人物性格的刻画比较成功,人物形象比较丰满。同时,在遭遇了唐馨甘的离婚、唐家辉的出走和唐友善的被捕等家庭变故后,王西风从巨大的孤独中幡然醒悟,让我们看到了人性的回归,提升了小说文本的价值意义。

  冯雪以诗歌开始文学起步,近几年涉足小说创作,先后发表多篇比较成功的小说作品。作者有比较深厚的生活体验和写作准备,她的小说更多关注底层人物的性格命运,也不乏对社会和生存的反思。同时,她的小说具有比较广阔的生活场景,也善于对自然界里的动物进行描写,潜意识构建人与自然和谐互动的情趣画面。在《公主裙》这篇小说中,读者可以感知,作家在冷峻的人性批判中,往往有一束生活的亮光引导和照亮。她的小说语言通俗简练,有一丝俏皮,但分寸适度,也符合小说的情境要求,显现出作家个性化的写作特色,总之,冯雪的小说创作走势较好,是值得关注的。


  作家档案:
  冯雪,网名南方文雪,旬阳县金寨镇人,大专学历,安康市作家协会会员。有诗歌、小说和散文分别发表于《中国诗刊》《当代诗人》《旅途》《阵地》《陕西工人报》《陕西农民报》《华侨报》《安康日报》《安康文学》《汉江文艺》《旬阳文艺》《太极城》等文学刊物(网站),并多次获奖,有作品收录各种文学专集。现从事教育工作。
挖掘太极城精彩,打造旬阳人品牌!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