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论坛三级页面顶部通栏

主题: 今昔黄家庄

  • 凤飞九天
楼主回复
头像装饰卡
  • 阅读:7889
  • 回复:0
  • 发表于:2018/5/13 8:59:37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旬阳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充分挖掘历史文化  铸就古村文化之魂——今昔黄家庄
文/程根子  黄以智

         5月12日旬阳县太极城文化研究会汉江航运博物馆刘贵棠、王成刚等一行走进赵湾镇红岩社区三组黄家庄考察古村落,征集有关汉水文化资料及实物。充分利用古村落及名胜景点这一独特的人文资源优势,铸就古村文化之魂。
       把传承“留在纸上”的文化的基础上,花大力气对“留在地上,留在山里,留在墙上,留在老百姓口头上”的民俗民间文化素材进行抢救性发掘,对经济社会持续发展过程中的文化信息进行及时搜集整理,且不断创新提高,塑造出更多更具价值的人文景观,打造成具有文明价值及传承意义的乡村旅游文化亮点,提升旬阳县乡村旅游品位。           

           

  关于黄家庄古村落的今昔变迁 ,赵湾镇扶贫办黄以智先生撰写的文章《今昔黄家庄》中这样描述     
  ‘旬阳县赵湾镇黄家庄是一个以黄氏家族为主的远近驰名的古老庄院,也是生我养我的地方。黄家庄距红岩滩3.5公里山路,通水泥路后4.9公里,文革期间叫红安大队,联产到户后叫黄家庄村,2000年与胡家庄村合并为胡家庄村,2009年5村合并为红岩滩社区。黄家庄东接胡家庄,南依金竹园,西邻袁家岭,与麻坪交界,北靠桦树梁村,东西2.5公里,南北3公里,版图面积约8平方公里。常住人口74户,230余人,除不足十户杂姓外,其余皆为同宗不同派的黄姓人氏。 
        几百年来,黄家人信守耕读传家的古训,养育了一代又一代勤劳、智慧、勇敢的黄氏后人,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今古传奇, 据黄氏祖先墓碑记载,黄家庄黄氏祖先是湖北省黄州府麻城县人,据湖北麻城移民专家推测,我祖是在大约明末清初奉旨移民而来。按父辈们口口相传的说法,我祖从湖北孝感出发时是兄弟3人,其中一人去了四川,黄久思与黄久林来到陕西,定居黄家庄。
        顽强的先辈们用他们的智慧和汗水,在这片荒抚的土地上,刀耕火种,繁衍生息,历时500年的风云变幻,养育了17代黄氏儿女,人口由当初的两人发展到1500人的庞大家族,散居于赵湾的高坡村、熊耳沟,麻坪的中院、瓦窑沟,大岭的施家坡、十字岭,仁河的水泉坪,镇安的木王、象圆等地,使黄家庄由无人问津的偏僻之地成为远近闻名的村落。
        据考证,黄家庄在旧社会鼎盛时期人口达到 300多人,吃课石超过2000石,解放后成分划定6家大地主,仅民清风格的大天井院子就有5 个,除了以黄承英(黄正川)为代表的一房院子在胡家庄,以黄启贤父亲为代表的三房院子在枫树的中院外,以黄承武为代表的二房院子、以黄启哲为代表的四房院子、以黄启冲为代表的五房院子都在黄家庄,而且是房连房,雕梁画栋,飞檐斗拱,规模宏大,每个大院门前有吊楼,石门石坎,前庭后院,两边回廊,三进三出,大院的外围有百米围墙,中间有戏楼三间。可惜这些极具特色的古建筑群在八十年代末陆续拆除改建,围墙和戏楼只残存坍塌的遗址。唯有一套土木结构的三间大瓦房完整保留,这套房坐西朝东,位于黄家庄正中心,传说是黄家的第七代先人黄贤所建,有三百多年历史,现为段家河镇党委书记黄以海继承。 


        黄家尚武崇文,英才辈出,设私塾,办武馆,代代相传。武举人、乡长、保长、地下党,不胜枚举。就拿黄启哲来说,他当年吃课石700多石,拥有良田千亩,骡马成群,常年伙计几十人,麻坪、枫树、大岭、小河都有他家的课石。他有三个儿子,老大黄承文,老二黄承高,老三黄承明,除老大学成归来管理家业外,老二老三先后送入安康和省城西安求学深造,在校期间接受中共进步思想,加入地下组织,解放后成为共和国的高级人才,黄承高是宁夏大学化学系教授,2015年在宁夏去世,享年九十岁,黄承明曾在紫阳县担任审判官,后任毛坝公社社长,洞河区区长,紫阳县公路段、安康地区公路总段书记,定居安康。
        我的二爷叫黄金璋,大约在1921至1938年间任民国白河县政府师爷,我曾到白河县档案局查资料,因伪政府将档案烧毁,没有得到确切的任职年分。黄金璋文武兼备,智慧超群,料理政务,侦破疑案,思路清晰,声名在外,在黄氏家族中影响很大。据说我爷黄金照在年轻时候染上赌博恶习,赌博耍到武汉,一次他从武汉转来到白河县衙拜访二哥黄金璋,受到严厉斥责,从此改邪归正,一心协助妻子田氏在桦树梁开设饭店,田氏勤劳能干,聪明贤良,饭店生意越做越红火,在黄家庄购买百亩良田,使衰败的家业重振雄风,可是在解放后,我家被划了地主成分,我奶失落却不失风趣,因旧社会妇女没有名字,上户口时她为自己取名“大意”,意为不慎戴上了地主的帽子,成就了黄家庄一段趣事美谈。
        最让黄家庄人骄傲的是晚清武举黄桂林,他在中举后,门前拴马、挂匾、立旗杆,风光荣耀,令人羡慕。至今在黄开友门前摆放着四条五尺多长雕刻精细的青石旗杆底座,当年的拴马桩及扎旗杆的地方还留存完整的三个石眼。只是那幅巨型挂匾被他的后人在分家时,锯成两半做了厨房案板。黄开友听他婆说,在没收五大财产的时候,从他家操走五个箱子,每个箱子里有一顶崭新的官帽,帽上的花翎颤摇摇的。 
        在黄家庄北面一华里的地方就是马道子,是昔日黄家及黄桂林骑马射箭的演武场,此地外高内低,地面平整,足足有12亩地,箭耙设在西面的坡上,如今的马道子是肥沃的良田,绿油油的麦田如一巨大足球场。黄桂林就是从这里踏上了科举的征途。
        据说黄桂林在进省城科举途中,路遇一土地庙,烧香许愿:这次省试若能高中,定把你背回黄家庄,重修庙宇,四季参拜。可待他日夜兼程赶到考场,省试即将结束,最后一个仓促上阵,纵马飞奔,不料跑过了头,猛然回首,连射三箭,皆中耙心,得头名武举,载誉而归。黄贵林不忘承诺,把几十斤重的土地石碑千里迢迢背回家,在距他家百米远的千年桦栎树旁修建土地庙,那块象征土地的石碑就供奉在其中,从此,这个地方改名为土地庙梁,至今,土地庙前香火旺盛,是黄家庄人求神许愿的圣地。 
        在土地庙下几十米远的地方有一口古老的水井,叫后井,后井是黄家庄三口大水泉中唯一一口冬暖夏凉、四季长流的古井,被黄家庄人尊称为神水。它象乳汁一样香甜,象母爱一样伟大,如今家家吃上自来水,但后井却翻修一新,而护井的房顶上盖着几块巨大的石碑,原来是武举黄桂林的墓碑,文革期间黄桂林的墓被红卫兵掘地三尺,他的后人把墓碑架在新修的水泉上,让他的事迹千秋传承,永世莫忘。 
        后井的后面山坡是大桦栎树林,相传黄久思、黄久林就埋在这里,只是他们的坟墓太过平凡,或许就是一堆黄土,已无从查找。他们把光辉留给了后人,自己却化作一片印泥。站在黄木垭上远眺,黄家庄的地形好似一个圈椅,又象一个印泥盒子,印泥盒的对面有一块半红半黑的明岩,酷似一枚印章,好像刚刚从黄家庄印泥盒蘸过。红岩滩的名字也由此而来。传说这枚印章六十年一运转,管控着黄家庄的兴衰命运。 

        从后井可以清楚地看到黄家庄的大桂花树。桂花树也是黄家庄的象征。传说是黄久思、黄久林弟兄俩所栽,希望黄氏后人枝繁叶茂,子孙富贵,香火不断,可是,黄久林的后人不知在哪一代断了香火,女儿嫁给西安灞桥鲁家,儿子膝下无子,经过协商,外甥给舅过继,才使这一门转衰危为兴盛,但真正让这一门兴盛起来的原因缘于一个离奇的传说。 
        这一天,黄家的伙计正在马道子犁地,突然间被一个硬物磕碰了一下铧犁,伙计呵住牛,刨开黄土,现出一个不大不小的坛子,打开坛盖,一道黄光射得他头晕目眩,原来是一坛金灿灿的黄金,伙计吓傻了,瘫坐在地里。他又惊又喜又怕,是告诉主人还是独吞?六神无主。楞了半天,思前想后,决定冒险独吞。他轻轻把装金的坛子掩埋在地角,待犁完了这块地便向主人辞行,但他的心再也无法平静下来,虽每日照常出工,却神色慌张,坐卧不安,他牵挂那坛黄金,白天看晚上守,甚至每犁几回合地就去看一次,几天下来,在新耕的土层踩出了一条小路,这条小路和伙计的种种迹象,引起了主人的怀疑,有天晚上,主人暗中跟随他来到马道子,弄清了事实真相,在伙计离开后,主人悄悄取走了黄金,将坛子装满炭糟,第二天伙计发现黄金被人调包,长叹一声,从此认命。 
        有了这坛黄金,黄久林的后人买地置房产,大肆扩充家业,一天天兴盛起来,并由此另立了西秦(灞桥)黄氏家谱。从此,在黄家庄就有了同宗不同派的两股黄氏后代。虽然,另立了家谱,但他们分派不分心,长幼有序,互帮互助,对内和睦相处,对外亲如一家,当然,这不过是一段离奇的传说,究竟是怎样的事实真相,无从考证。
        但,发生在黄家庄的另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却是有据可查,有史记载的。这件事让黄家庄声名鹊起。据“陕西大事记”记载,“1945年7月31日,农历6月23日,美国援华空军289号战斗机在旬阳黄家庄坠毁。”这一天距日本无条件投降只有15天。两名飞行员当场遇难,这是黄家庄人第一次近距离见到飞机,第一次看见黄头发蓝眼睛高鼻梁的美国人。山前岭后几十里的乡亲赶往黄家庄看热闹,加上处理后事的地方官员,让黄家庄着实风光了一把,那些日子,黄家庄象过大事一样,灯火通明,酒席不断,猪杀了几条,酒喝了几百斤。至今健在的老人黄彩斌、黄承林谈起这件事依然记忆犹新。 
        新中国成立后的黄家庄是一个生产大队,当家作主的黄家庄人,修田造地、改善家乡贫困面貌的热情高涨,用勤劳的双手描绘出一幅人丁兴旺、甜蜜幸福的生活画卷。到上世纪八十年代,黄家庄人口达到380多人,过上了吃喝无忧的日子。当地群众为黄家庄编了一个顺口溜:远看马桑坡,近看柿子窝,进门有酒喝,两掺面避都避不脱。
        今天的黄家庄家家盖起了小洋楼,水泥路通到门口,“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已不在话下,寻常百姓用上了手机,许多户购买了私家车,一个和谐美丽的新农村展现在世人的面前。幸福的生活早已超越了昔日的繁华。随着城乡一体化的推进,更多的黄家庄人破茧而出,溶入到求学、务工、经商的创业洪流中,天南海北,各行各业,都有黄家庄人的足迹,有领导干部,有商界精英,有院校骄子,还有国家突出贡献的专家,六十年代出生的人,几乎每家都有一名大学生。脱离农村人口达50多人。老家黄家庄成为他们生命中的精神故土。人口似在减少,田园或有荒芜,但人们的生活日渐富足,对社会的贡献更大。
        我们无法阻止历史的进程,生活还要继续,黄家庄人的脚步不会停止,明天的黄家庄一定更美好。无论世事怎样变幻,黄家庄是我们永远的牵挂,是我们曾经生存的故土,是黄氏宗族的根,无论时间再长,当你看到和想起黄家庄这个名字的时候,我们的心就会贴得更近。’

  黄家庄丰厚的历史文化底蕴,优美的自然风光和淳朴的乡俗民风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尤其在黄以智祖上留下的故居参观时,曾在老宅院居住的黄氏后裔黄以智向大家动情地讲述了记忆中的昔日的辉煌,让人感概万千。
       考察期间,赵湾镇扶贫办黄以智、红岩社区包村扶贫干部严沾宏、退休教师黄以兴等全程陪同。
挖掘太极城精彩,打造旬阳人品牌!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