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论坛三级页面顶部通栏

主题: 欢迎您,到蜀河穿越前古文明(散文)

  • 凤飞九天
楼主回复
头像装饰卡
  • 阅读:9157
  • 回复:0
  • 发表于:2018/5/7 8:50:03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旬阳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欢迎您,到蜀河穿越前古文明(散文)

文/张先军   图/网络配图




  蜀河外街,一派现代都市的景象。街道上车水马龙,熙熙攘攘。堵车,蜀河人司空见惯,习以为常,同时也是蜀河繁荣的体现。每逢春节前后,一条分为上、中、下的外街,不足两公里,却要堵成三五公里的车龙。有人夸张说,到蜀河,要有预防堵车的心里准备,甚至得带上干粮。


  然而,一座拱形城门,座落于下街中段,举首仰视,“西门”二字嵌镶在城门上方,城门两边,一排明清风格的建筑,古色古香,使人的心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从你踏进西门的第一脚开始,你不知不觉已穿越前古文明。城门不高,却很深,像是一条十几米的小巷子,走完巷子,一条古老的街道,横在面前。此刻,你已忘记自己是现代人了。


  街道三五米宽,行人稀少,一色青石板铺就,高跟鞋踩出的声音,仿佛是当年马蹄的踢踏声。两排建筑,或松或杉,一色木质上顶,格调高雅,完整清洁。街道两旁,全是门面,铺子里摆得尽是锄头农具,针头线脑,还有花盆,酒具之类,尽显古代风格。一位老师傅专理平头,手艺高超,一边用古老的刀子给客人刮胡子,眼晴却瞟在街上,无论生人熟客,都能打着招呼:进来坐会儿!这也不失为招揽生意的高招。你别怕,师傅手艺高超,打不了“掌子”。蜀河人把头剃破了,叫打掌子。
  古街道两边铺子的大门,不是或推或拉的式样,而是一色木板门。木板厚度约四公分,宽度二三十公分不等,白天一页页竖立在大门两侧,傍晚,一页一页地拼接上。大门上下方有凹曹,木板镶插在曹内,完毕后,用方木或钢筋把门闩牢。第二天又一页一页卸下来。因为只有这样大门才能够大。房间多大,门就有多大。这正证明当年的繁华。蜀河人都知道,今天的外街是在河滩上新建的。可想而知,当年这条小街道的拥挤程度。
  街道的里边,有许多小巷子,每条巷子都是石台阶,几十步不等。巷子两边,有小户居民,也有大户庭院。东头的巷子深处,有“时家大院”,如果想进院子歇脚,别想。一把现代大锁,与古老的深褐色木质大门,极不相配。然而,为了安全,你得原谅主人。因为主人不在这里常住,或许早已住进了城市高楼。从门缝窥视,主人还很干净,屋里陈设都是古老。桌子是方桌,椅子是带靠背的方椅。

  拐了弯,刚走几步,一个“同善社”的小牌子会吸引你。很可惜,正房已荡然无存,门楼呈现歪科状,你别简单地想,要趁还有见证当年的老人在,按照当年的风格,尽快修复起来。这可不是嘴上随便说的。因为,像这样的小景点,几平方公里的蜀河镇,就有102个之多。


  “黄州馆”建于乾隆中期,是蜀河古建筑的代表之一,气势磅礴,巍峨庄重。几经周折,建筑过程夸越三代人,历时九十九载。是陕南最大,工艺最精美,保留最完整的一座宫殿式建筑。
  有几个细节,足以使你见证当年的耗资巨大,能工巧匠云集的场景。黄州馆门楼高约二丈,砖木结构,门楼两边的木质圆柱与青砖相吻,青砖上有凸起的“黄州馆”三字,字体端庄厚重,柔和优美。这是在活动的模具上雕刻上反字,然后用精泥精心浇铸,烧制而成。很明显,这是在湖北黄州的官窑专为黄州馆制造的,通过水路沿汉江逆上而来。


  门楼的石门坎,约近两吨之重,顶端被摩擦的光滑明亮。从汉江码头到黄州馆有百十来米高,途经石台阶就一百多步。可想而知,运输这块大青石所需要多少人力和财力。


  跨过石门坎,走进黄州馆内,仰视“鸣盛楼”,气势雄伟,石阶梯顶端的两边的青石栏杆,布局合理,精雕细刻,小石狮子活灵活现,栩栩如生,一尊尊米把高的青石就像守护上殿的将军,整齐庄严,威风凛凛。

  “鸣盛楼”的大门纯木造成,门扇高度两米有余,用木料厚度八厘米以上,为了使门扇结实稳定,工匠把竖方和横方除凿卯连接以外,又在每个连接处,凿出两个一公分见方的小孔,然后嵌上方木钉。别看这个小节,就是在今天,这么厚的木料上凿出这么小的小方孔,实属不易,非一般工具、一般工匠所为。


  “杨泗庙”是乾隆中期,为纪念船帮始祖杨泗爷而建的。座落在北门上面的悬崖边上。也是蜀河古镇四个省级重点文物保护之一。
  杨泗庙,地势险要。站在悬崖边上,俯瞰汉江,整个水面尽收眼底,战略位置十分重要。若要封锁江面,仅在此架起机关枪即可,整个江面都在射程之内,水陆两道都能被牢牢控制。难怪杨泗庙的基石上有层石硝,喷着火药味。
  杨泗庙底有一洞,称朝阳洞,深不可测。民国时期,国军抓来壮丁,被囚于洞中。次日打开洞门,洞中空无一人。据说,这个洞直通四川,这些人靠杨泗爷神圣指点逃跑了。


  杨泗庙下不远有一石岩,有汉江洪水水位线的刻度。罕见的1983年洪水排列第二,再上一米左右处,是同治十一年的水位线。当时难民求杨泗爷祈祷保佑,杨泗爷坐在石台阶上说,汉江水再大,我也够不着洗脚。果然,洪水涨至杨泗爷脚下不远处,洪水退去了。说明一点,汉江水再大,也淹没不了杨泗庙的大门。站在水位线上,整个蜀河镇尽在脚下,可想而知,那一片汪洋的壮观,又给居民带来多少苦难。如今可好,汉江的阶梯电站,洪水得到控制,特大洪水永不泛滥。


  蜀河回民较多,清真寺必不可少。一座垂直的山崖之下,曲径通幽之处,一座清真寺,雄伟大气,巍然屹立。几棵从崖缝里长出的青檀树,葱茏茂盛,树枝延伸到后塔的顶端。人们怀疑树根长在哪里?一位回民解释得深奥,树根长在我们心中。
  清真寺由楼门,天井,正殿和后塔四部分组成,建于嘉庆年间,已有四百多年历史。楼门古朴高雅,宽敞宏大,无比庄严。正殿幽静神秘,里间大厅,铺有民旅地毯,是回民作礼拜的重地,他人不得入内。房檐的翘角上,有动物塑像,并嵌攘着青花瓷片,并且瓷片为专用,圆的,方的,梭的,要有尽有。不说价值连城,也片片是宝。后塔风格独特,精雕细凿,藏在正殿后面,更显得神秘,神圣。



  清真寺傍有一千年青檀,把一栋古建筑遮得严实,藏在檀叶之下,透过叶子间隙,隐约看见这是一栋四层,几乎全木结构的古建筑。房子里住有居民,木制阳台上,还晾晒着衣服。你肯定羡慕,这些居民在这木楼里居住,不知是何等的享受!
  蜀河镇的古建筑很多,仅这数平方里内,就有省级保护的有四处,县级保护的有二十六处。每一步踩踏的,都是在古老的土地上,看到的是古建筑群。自然而然地感觉到,自已已穿越时空隧道,在明清时代中生活。
关注同城热点 获取最新资讯 点击查看更多本地热点话题
挖掘太极城精彩,打造旬阳人品牌!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