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主题: 家乡的红薯粉条〔杨进编〕

  • 杨进编
楼主回复
  • 阅读:1104
  • 回复:0
  • 发表于:2022/1/3 6:50:45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旬阳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我的故乡在旬阳,铁山村是一个山青水秀的地方,人杰地灵,特产丰富,吉祥的村装,悠闲的乡亲抽着旱烟,品味岁月里的流年;也像这小溪边,洗衣的少女,把清纯的笑声挂在风中的树梢上飘散;或者蓝天里洁白的云朵,更像羊肠小道上放牛暮归的孩童,把鞭子甩得脆响,让火红的晚霞氤氲在村边的炊烟。
????????我们村里的人,都有一门传统技术,那就是做红薯粉条了,因此,故乡的铁山村,给我最多的印象就是白茫茫一片,那不是瑞雪,而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晾晒的粉条,路边,溪水旁,山坡坡上面,田野里,房前屋后,一望无垠到处都是粉条,如果你要是从它身边走过,好像在粉条雨的世界里遨游。微风吹来,那种软绵绵、咯吱吱的劲道,白茫茫的景象,永远印在了我的心底。
????????想起铁山村的粉条,故乡的那份情谊就更加的浓。阳光暖暖的冬日里,眼前的村庄,并非蜂拥而至,倒像缓缓翻开的画,那么醉人,一排排,一层层,家乡的河粉条真的就是这般迷人!我只身其中,就像在梦幻中!




  冬天,是加工红薯粉条的最佳季节。在这个季节里,你若来到了我的家乡,你一定会为路两旁晾晒粉条所吸引。制做红薯粉条是个很费力气的活儿,一般都是村里的年轻人才能干得了。他们的分工非常明确:有和红薯粉芡的,有烧火的,有端瓢子下粉条的,有从锅里捞粉条的……
         和粉芡是个基础活儿,好几个人一起干:只见他们系好围裙,撸起袖子,在一只圆形的搪瓷大盆里倒入粉芡、明矾和温水,搅和起来。和得差不多的时候,下粉条的师傅就会抓起一把粉芡泥,反复地进行试验,直到它们能顺畅地从粉瓢流出来。

    制做粉条技术含量最高的,就是下粉条的那份活儿了,而且也最累人。技术不够精湛的话,粉条就会变得粗细不等,而且常常会从中间断裂,影响品质。一瓢粉芡可以下成一根长长的完整的粉条,就像做拉面一般。当粉芡和到软硬适中以后,挖起一大块放到下粉条的瓢子里面,下粉条的人左手端起瓢子,右手轻轻叩击左手手腕,柔软的粉芡泥就从瓢子下面的细孔里均匀地流出来,落到滚烫的开水里。捞粉条的人根据火候,把煮熟的粉条捞出来,整齐地绕在提前准备好的细木棍儿上,再挂到外面的架子上。由于那只装满粉芡的瓢子有六斤重左右,又是一只手端着,时间一长,谁都受不了,几个粉匠就得隔三差五地换人。



红薯粉条按形状分主要有两种:圆形的和扁形的。圆形的很常见,像米线一样,晶莹剔透;而扁形的却有几分像面条。这种形状上的区别,秘密就在那只下粉条的瓢子上:用的是带圆眼的瓢子;下扁形的粉条时,用的是带方眼的瓢子。可别小看形状上这些细微的差别,扁形粉条只有具有超高技术的人才能下得成,扁形的粉条一般都做的少,吃火锅用。

  挂在外面的粉条,入了夜就开始结冰了。等第二天清晨,原本柔软的粉条,就变成了僵硬的冰板。人们将这些结冰的粉条悬挂在太阳底下,让他们慢慢解冻,对那些粘连在一起的,还要整理好,在大太阳下晾干。  家乡的粉条依然保留着最纯的,最原始的纯手工作法,它让大家记住了我的家乡,我们的粉条!



【作者简介】杨进编,旬阳市人,太极研究会会员,爱护环境,热爱文学,自由职业,村村乐站长,热爱诗歌,散文,愿与文友共同学习。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